专业健康养生,让身体更健康-蓝健康网
快捷导航 专业健康养生,让身体更健康-蓝健康网
健康问答
医疗问答
健康常识
亚健康
健康生活
热点资讯
生活常识

灯影桨声里

2024-05-17 01:32 作者:admin 人气:

导读:灯影浆声里 何处是江南 出自那首诗 全文是什么,“灯影浆声里,何处是江南。”出自哪首诗?全文是什么?......

灯影浆声里 何处是江南 出自那首诗 全文是什么
灯影浆声里 何处是江南 出自那首诗 全文是什么
提示:

灯影浆声里 何处是江南 出自那首诗 全文是什么

  原创回答:
  出自《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的《天下》
  作者:郭敬明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
  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
  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天下》全文如下:
  当我将手中的唱月剑刺人那个人的咽喉的时侯,那个人的血沿着剑锋流下来然后从我的手腕上一滴一滴地掉下去,大理石的地面上他的血延成了为河的流水,像是我从小在江南听过看过的温柔的河。婉转凝重的流水,四散开来。我转过身,看到我娘倾国倾城的容颜,她的青丝飞扬在江南充满水气的风里,她笑着对我说,莲花,这个人叫辽溅,江南第二的杀手,现在他死在你的手上,你将接替他的位置。母亲的笑容弥漫在风里,最终变得不再清晰,像是一幅年代久远的水墨画,氦红着厚厚的水气。
  我叫莲花,从小在江南长大,我和我娘母子俩相依为命。说是相依为命其实我从小过着帝王般的生活,因为我娘是江南第一的杀手。她的名字叫莲奖。只是在精神上,我们是真正的相依为命。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亲。
  我曾经问过我娘,我说,娘,我爹在什么地方?
  我娘总会捧着我的脸,然后俯身下来吻我的眉毛,她说"莲花,你的父亲在遥远的大漠,在一个风沙弥漫的地方,他在那里守侯着一群飞鸟,寂寞,可是笑驾。
  我问过我娘我父亲的容貌,她告诉我,莲花,他和你一样,星目剑眉。
  我从小在莲谓山庄长大,跟我长大的是我的表哥,他的名字叫星效。我们从五岁开始在莲涝山庄中学习练剑,只是他学的是正统而绚丽的华山剑法,而我,由我娘亲自教我,她告诉我我的剑法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招数,只有目的,那就是杀人。在我年幼的时侯我总是对杀人有着恐惧,可是每次我听见娘说杀人的时侯我总会看见她的笑容,如扬花般柔媚而艳丽,每次我的恐惧都会减弱,直到最后我可以平静地听我娘对我说,莲花,你将来要成为最好的杀手。然后我笑着对我娘点头。那一年我七岁。
  星效总是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白色的珠冠纶巾系住头发。而我总是黑色的长袍,头发用黑色的绳子高高束起,额前有凌乱的发丝四散飞扬。母亲告诉我,一个杀手总要尽量地内敛,否则必死。我曾经问过她,我说为什么要是黑色?她笑着对我说,莲花,你有没有看过人的血,那些在身体里流淌奔涌的鲜红的血,却会在人垂死的前一刻,变成黑色,如同纯正的金墨。
  星效的剑法大气而流畅,华美如同翱翔的凤凰,而我的剑法,直截了当,像一声短促的飞鸟的破鸣。可是每次我和星效比剑的时侯,我总能轻易地在十五招内将唱月剑停在他的咽喉处,然后看见他眼中的恐惧。然后我转身,就会看见我娘绝世的容颜在风中微笑如同绽开的滑畸。
  我第一次杀人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资格用唱月剑去杀人,因为那是我娘用的武器。我用的是一把淬有剧毒的掌中剑,狭长的剑锋呈现出碧绿色的光芒,如同江南那些日夜流淌回旋缠绕我梦境的流水,如同莲满山庄中六十六条狭长的溪涧。第一个死在我手上的人是一个二流的杀手,可是己经在江南成名三十年。告诉我说其实那些成名的杀手在暮年的时候已经丢失了全部的光芒与锐利,奢靡的生早就断送了他们的杀手生涯,所以你可以轻易地亩败他们。因为杀手如果不能杀人,只能被别人杀死。莲花,记住这句话,这是你父亲曾经说过的话,你父亲的名字叫做花汞。
  那个人最后就像我母亲说的那样,轻易地死在了我的手上,我用了七招就将狭长的剑锋洞穿了他的咽喉。当他的血从咽喉沿着我的剑锋缓缓流下的时候,我的母亲出现在我的背后。我问她,我可以轻易取他的性命,为什么我的剑还要淬上剧毒?娘望着地面上蔓延如流水的血对我说,因为要成为天下第一的杀手,必须置对方于绝对的死地,不要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
  那个人在临死的时侯看见了我身后的母亲一莲桨,他的眼中弥漫了无数的恐惧。他用模糊的声音问我,她是你什么人?我告诉他,她是我娘,她叫莲奖。然后我看见他诡异的笑容在脸上徐徐绽放,最终那个笑容僵死在他的脸上。
  母亲将唱月剑给我的时候我十五岁,她对我说我已经有资格使用唱月了。我用唱月杀死的第一个人是星效,和我一起长大的表哥,和我同样居住在莲调山庄中的挺拔的少年。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比剑的那天是立春,娘站在流水边,扬花从天空飘落在她的头发上肩膀上,她将唱月给我,然后叫我杀死星效,她说,莲花,杀死星效,然后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杀手,因为杀手必须无情。
  那天白色的扬花不断飘落到我的身上,我知道江南的春天正在渐次苏醒,我站在明晃晃的水边,听着扬花落满整个江南的声音,听到黄昏,然后我去找星效,然后我一剑刺穿了他的咽喉,用的是那把温月剑。
  我对星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来比剑,点到即止。尽管我可以轻易杀死里效,可是我还是骗了他。因为我娘告诉过我,要用一切方法置敌人于死地。
  星效的血绵延在我的脚边,像是火焰般的红莲开满了整个莲筋山庄。我听到头顶飞鸟的破鸣;它在叫,杀,杀,杀。
  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职业杀手的生涯,我一个月会杀一个人,我娘总是会告诉我那个人的姓名和背景,家世和武功路数,开始时几次她总是陪着我,后来我就开始一个人行动。我总会在杀人之后在那个人的咽喉上放上一朵莲花,江湖上就开始有人盛传我的诡异和飘忽以及绝世的武功。其实我留下莲花只是想让那些出钱的人知道,是莲花杀死了那些人,他们的银子没有白花。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杀死了辽溅,江南第二的杀手。莲筋山庄成为江南最好的杀手庄园,因为里面住着莲桨,还有莲花。从那之后我娘总是会捧着我的脸,对我说,莲乳,你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杀手,连娘都不知道,现在江南第一的杀手是我,还是你。我想有一天,不是我死在你的手上,就是你死在我的剑下。
  然后我就会看见娘的笑容荡漾开来,如同江南清晨弥漫的水气,弥散在整个莲调山庄。她笑着对我说,莲花;你的面容像极了你的父亲,他的名字叫花王。
  在我十八岁之后我开始很少说话,我总是坐在岸边的柳树下,看白色的柳絮飞满整个苍蓝色的天空,等到秋天的时候,我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黄叶在风中残酷地凋零。小时候娘对我说过,每个人在死的时候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乡,落叶归根,那些无法回去的人,就会成为漂泊的孤魂,永世流放。每次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我都会想,江南是不是我的故乡,我死后,会不会葬在那些碧绿的流水下面。
  有次母亲间我在仰望什么,我说没什么,只是因为寂寞。然后天空飞过一只鸟,皂在叫,杀,杀,杀个我装做没有听见,而我娘什么话也没说。
  那天晚上,我娘告诉我,其实我有一个妹妹,她的名字和我一样叫莲花,她和我的父亲住在大漠中,守望着一群寂寞的飞鸟。我的父亲是天下最好的两个杀手之一,我的妹妹,现在也应该是个绝顶的杀手。
  我问我娘,那另外一个与我父亲同样的杀手是谁?
  我听到她微弱的叹息,她说,是我。然后她说,莲花,其实你出生在塞外的大漠中,你的故乡不是江南,是塞北风沙弥漫的沙漠。
  当我将葬月剑深深地划过那个刀客的颈部动脉的时候,我听到血喷涌而出时呼呼的风声,他的血细小纷扬地喷洒出来,像大漠的黄沙一样四散在风中,细小的血珠散落在发热的沙上,迅速风干变黑,如同我父亲花丛的瞳仁的颜色,黑如金墨。当那个刀客从我面前像棵树一样地倒下去的时候,我的父亲出现在我的身后,他的表情冷峻而柴驾,头顶盘旋着寂寞鸣叫的飞鸟,疾疾地掠天而去。父亲低低地对我说,莲花,这个人的名字叫寒挞,是这个大漠中仅次于我的杀手,他成名已经十年,现在才二十七岁。他十七岁的时候就己经是关外一流的杀手。父亲转过身来对我微笑,他说,莲花,从现在起这个大漠中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杀死你,也许,连我都不能杀死你。父亲的笑容最终弥漫在风沙中,我的眼睛感到丝丝的胀痛。那广年,我十五岁。
  我叫莲花,我在西北的大漠中长大,我和我的父亲一起生活,每天早上,我都会站在他的旁边;陪他看天边地平线上疾疾掠过的飞鸟。我从小听着那些鸟的叫声长大,一声一声紧紧贴在大漠昏黄的天空上。我的父亲总是告诉我,他说,莲花你看,那个方向就是江南,那个雾气弥漫的地方,丝竹索绕的城郭。那里的流水碧绿而清澈,可以回旋缠绕你的梦境。我的父亲名叫花汞,天下第一流的杀手。
  我从小跟着父亲学剑,他从没有教给过我女子应学的花哨的剑法,他教给我的剑法简单而明朗,直截了当,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招数,只有目的,那就是杀人。
  我和父亲居住的地方在沙漠的申央,我们的房屋背后是一口泉水,我问过父亲为什么在沙漠中会有泉水,他笑着说,因为曾经有人在这里哭泣。他的笑容弥散在风里,混合着细腻的黄沙纷纷扬扬地凋落在我的脸上。
  父亲在那日泉水中种了莲花,鲜如火焰般的红莲。父亲告诉过我那种红莲来自西域,花瓣中的汁液剧毒,见血封喉。如同孔雀胆和鹤顶红。我记得刚开始的时侯红莲总是死亡,最好的一次是成活到了开花的时侯,可是当第一朵花蕾形成的时侯,莲花就开始从根部溃烂,最终死掉。六罗时一场大雪,泉水冰封了三个月,解冻之后,父亲从西域移植过来的莲花全部成活,温润如玉的莲叶覆盖了整个泉池。我问过父亲为什么要种莲花,父亲笑着摸着我的头发,他说,因为我最爱的两个女人,一个叫莲奖,一个叫莲花。我还有一个最爱的男人,他的名字也叫莲花。
  我在十五岁之前杀人用的武器都是银针,淬过红莲汁液的剧毒。每次我用那些毒计划破对手颈部的动脉,然后我就会看见血喷洒而出的情景,像是风中弥漫的红色的尘埃,一点一点洒落在沙漠的黄沙之上,然后迅速被风吹干,被流沙淫没,没有痕迹。我曾经问过我的父亲,我说,父亲,我可以用银针轻易结束那些人的性命,为什么还要在针上淬毒。父亲望着地平线的方向,缓缓地说,因为不要给对手留下任何还手的余地,要置对方于死地。
  父亲总是在黄昏的时侯弹奏他那张落满尘埃的六弦琴,声音苍凉深远,荡漾在暮色弥漫的大漠上,有时候会有远方的骆驼商旅的队伍经过,驼铃声从远方飘过来,同悠扬的琴声一起纠缠着在风中弥散。我问过父亲那是什么曲调,他告诉我那是我母亲写的词,曾经用江南丝竹每日每夜在他耳边弹唱。父亲总是用他苍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唱着那首江南小调: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奖声里,何处是江南。
  每次父亲唱着这首词的时侯,他总是泪满衣襟,我一直没有问他,他为什么不回到江南去,回到那个碧水荡漾的水上之城。我只知道父亲总会唱到太阳完全隐没在黄沙堆砌的地平线下,他才会小心地收好古琴,可是依然不擦去上面柔软的灰尘。然后他会在月光下舞剑,寂寞,可是梁驾;那些剑式他从来没有教过我,我看到月光下的父亲飞扬的黑色长袍和黑色凌乱的头发破口同一只展翅的鹰,月光沿着他脸上深深的轮廓流淌,弥漫在他的胸膛,腰肢;握剑的手指,最终融化在他黑如金墨的瞳仁中。
  父亲告诉我,这个大漠看似平和,其实隐藏了太多的风浪。有太多杀手和刀客藏身于这个沙漠之中。我见过父亲说的那些沉默无语的刀客,他们总是蒙着黑色的头巾,孤独地穿行在这个滚烫的沙漠之上烈日之下,像是孤独但架驾的狼。他们的刀总是缠在黑色的布匹之中,背在他们身后。我曾经看见过一个刀客的刀法,快如闪电,而且一招毙命。那个刀客在对手倒下之后抬头仰望着天空,然后看到飞鸟疾疾掠过天空,杀,杀,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刀客,我想到我的父亲,花巫。
  我问过父亲为什么他们的刀法全部没有来历,父亲对我说,因为他们的刀法和你的剑法——样,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招数,只有目的,就是杀人。所以他们是这个沙漠中最危险的动物。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父亲叫我去杀一队经过这片沙漠的刀客,七个人,全部是绝顶的高手。父亲把他的葬月剑给我,然后带我去了黄石镇,这个沙漠边唾惟一的小镇。
  当我走在飞沙走石的街道上的时候,我感到一丝恐惧。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我从小就和父亲一起长大。没和第二个人有过语言上的接触。父亲将路边的小贩,老娘,f丐,垂望童子一指给我看,告诉我他们中谁是、杀手,谁是剑客,谁是平民。其中,父亲指着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对我说,他是南海冰泉岛的小主人,中原杀手的前五十位。
  当那条街走到尽头的时侯,我看到飞扬肆虐的黄沙纷纷扬扬地沉淀下来,黄沙落尽的尽头,是一家喧嚣的酒楼,我看到里面的七个刀客,其中最中间的一个,最为可怕。
  父亲对我说,莲花,上去,然后杀死他们。
  父亲说这句话的时侯像是对我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满脸平静,没有波澜。
  后来那七个人全部死在我的手上,都是被我一剑划开了血管,鲜血喷洒出来。最后死的那个刀客是个面容瘦削的人,他一直望着我,在最后的时刻,他问我,花巫是你什么人。我在他的咽喉上轻轻放下最后一朵莲花,然后对他说,他是我父亲。然后我看见他诡异的笑容,这个笑容最终僵死在他的脸上,永远凝固了下来。
  那天我和父亲离开的时候那家酒楼重新燃起了灯火,红色的灯笼在棍满黄沙的风申摇晃,父亲对我说,莲花;现在你是大漠中最好的杀手了,除了我,也许没有人可以再杀死你。
  我望着手中的葬月剑,它雪白的光芒映痛了我的眼睛,它上面没有一滴鲜血,光洁如同像牙白的月亮,那么满那么满的月亮。
  父亲离开黄石镇的时候将腰上的一块玉佩给了路边的一个小乞丐,我知道那块玉佩是上古的吉祥物,曾经被父亲用五干两银子买下来。我间父亲他为什么要给一个小乞丐。父亲对我说,因为他是个真正的乞丐。
  那天晚上回到家之后,父亲又开始抚琴,然后舞剑,黑暗中我可以听到剑锋划破夜色的声音,短促尖锐如同飞鸟的破鸣。那天晚上我又听到父亲在唱那首词:

  灯影奖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宇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在我十八岁那年父亲对我说,我们离开大漠。

  我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离开,离开他守望了十八年的飞鸟和荒漠;离开他的莲池,离开这里登峰造极的杀手地位。我对父亲说,父亲,我们离开就要放弃一切,你决定了吗?

  父亲点点头,他说,因为我们要去找你娘,还有你哥哥。他的名字;也叫莲花。

  父亲望着漆黑的天空说,因为那个约定的时间到了。

  我总是喜欢在莲调山庄内看扬花飘零的样子,无穷无尽,席卷一切。那些绵延在庄园中的细小的河流总是照出我寂寞的身影,其实很多时候我想找人说话,可是我每次接触陌生人的时候,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死他们。

  每次当我用剑刺破他们的咽喉,我都很难过,像是自己在不断地死亡。

  其实人不是到了断气的时候才叫做死亡的,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己经死亡,我像是木偶,破剪断了身后银亮的操纵我的丝线。

  我总是梦见我的父亲,他和我的妹妹一起在大漠申生活,我梦见他英俊柴驾不驯的面容,黑色飞扬的长袍,和他凌乱的头发,如同我现在的样子。还有他身后的那把用黑色布匹包裹着的明亮长剑葬月。还有我的妹妹,莲花。她应该有娘年轻时倾城的容颜,笑的时候带着江南温柔的雾气,可是杀人的时候,肯定和我一样果断而彻底。

  我的梦中有时候还有大火,连绵不断的大火烧遍了莲游山庄的每个角落。我在漫天的火光中看不到娘看不到我的唱月剑看不到山庄看不到江南,只看到死神步步逼近。每次我挣扎着醒莱,总会看见婆婆慈祥的面容,她总是对我微笑,不说话。

  婆婆陪我在莲调山庄里长大,小时候我就一直睡在婆婆的怀抱中。可是婆婆不会说话,她总是一直一直对我笑,笑容温暖而包容一切。我喜欢她的头发上温暖的槐花味道,那是我童年中掺杂着香味的美好记忆。

  其实当我第一次用唱月剑的时侯我总是在想娘会不会要我杀婆婆,不过娘还是没有。也许因为婆婆不会武功,不能对我有所提高。

  我总是对婆婆不断地说话,她是惟一个可以听我说话的人,因为她不能说话。很多次我都难过地抱着婆婆哭了,她还是慈祥地对我笑,我仿佛听见她对我说,莲花,不要哭,你要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你怎么可以哭。

  婆婆教给我一首歌谣,她写在纸上给我看:

  灯影奖声里,天犹塞,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藏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音,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塞,窗影残,烟波奖声里,何处是江南。

  我不知道这首歌谣怎么唱,只是我喜欢把它们念出来,我总是坐在河边上,坐在飘飞着扬花的风里面念这首歌谣,它让我觉得很温暖。
  从我十八岁开始,母亲总是在说着同一句话,她说,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每次我问她约定是什么,她总是摇摇头,然后我就看见她深不可测却又倾国倾城的笑容。
  那天我去繁华的城市中杀一个有名的剑客,那个剑客是真正的沽名钓誉之徒。所以当我在客栈的酒楼上看见他的时候,我走过去对他说,你想自尽还是要我来动手杀你。那个人望着我,笑声格外嚣张,他说,我活得很好,不想死,而且还可以让像你这种无知的毛孩子去死。

  我叹息着摇头,然后用桌上的三支筷子迅速地插人了他的咽喉。我看见他死的时候一直望着我身后的剑,我笑了,我问他,你是不是想间我为什么不用剑杀你?他点点头。我说,因为你不配我的剑。

  我又问他,你是不是很想看看我的lu?

  他点点头,目光开始涣散。

  于是我拔出了剑,白色如月光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的黑色。然后我听见他喉咙中模糊的声音在说,原来你就是莲花。

  我笑了,我说,对,我就是莲花。然后我将唱月剑再次刺进了他的咽喉,因为母亲告诉过我,不要给对手任何余地。当我看见他的血被红莲的剧毒染成碧绿之后,我将一朵红色的西域红莲放在他的咽喉上,转身离开。

  当我走下采的时候我看到庭院中的那个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子,两个人都是黑色的长袍,飞扬的头发。那个男的柴驾不驯,那个年轻的女子背上背着一把用黑色布匹包裹的长剑。直觉上我知道他们的身分,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杀手。而且是一流的杀手。

  我安静地从他们置之度外边走过去,然后我听到那个男人在唱一首词,就是婆婆教我的那首,我终于如道了这首词的唱那段旋律弥漫了忧伤,我仿佛看到江南的流水百转干回。

  回到莲满山庄的时侯我看见母亲站在屋糖下,她望着s屋糖上的燕子堆起的巢穴,露出天真甜美如少女的笑容。呼唤她,我叫她,娘。

  那天晚上我很久都没有睡着,我一直在想那个男人和,女子,我觉得我应该见过他们,因为他们的面容是那么熟可是我想不起我们在什么情况下见过。那天晚上我唱起]个男人所唱的那首小调,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莲调山庄宙木和回廊间寂寞地飘扬,然后我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们,看见母亲惊恃的面容,她望看我,急促地问,谁教的这首歌?她一把抓住我的衣襟,问我,告诉我,是谁?

  我说,我不知道。
  那天母亲离开的时侯,我听见她小声的低语,她说,乡的时间已经到了,原来你己经回来。

  那天婆婆不知道是什么时侯站在我们身后的,当我转5时侯我就看见了她慈祥的面容,可是我第一次从她的面容看到无法隐藏的忧伤。

  婆婆,你在担心什么呢?

  父亲告诉我,其实现在的天下,只有江南和塞外这两1方,才有最好的杀手,所以我们要回到江南,而且,我N那里等我,还有我的哥哥,莲花。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娘,我哥哥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而且。我们彼此都没见过。父亲总是喜欢摸着我柔软的劈头发对我说,莲花,你娘和你一样漂亮,她的名字叫莲桨。

  当我们到达江南小镇的时侯,己经是黄昏,有细雨开天空缓缓飘落。江南的雨总是温柔得不带半点萧杀的气息,缠绵徘侧如同那些满天飞扬的纸第。

  我记得我在大漠中第一次见到纸尊是在杀死一个镇师之后,他的车上有一个蝴蝶纸萄。我问父亲,这是什么?父亲对我说,那是纸营,可以在有风的时侯飞上天空,就像那些寂寞的飞鸟一样。

  我问他,为什么大漠里没看过有人放纸萄?

  父亲说,因为大漠里的风,太萧杀。那些脆弱的纸毒会被风肢解,然后散成碎片,飘落到天涯。

  而现在,我终于在天空中看到了飞舞的纸营,那么恬淡,安静。突然间,我热泪盈眶。我间父亲,我为什么不从小生活在江南?为什么我娘不在我身边?
  父亲摸着我的头发,没有说话,可是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疼痛。他一遍一遍叫我的名字,莲花,莲花,莲花。

  我喜欢江南的流水,它们婉转地缠绕着整个城市。看到那些从石桥上走过的长衫少年,我总是会开心地笑。我间父亲,爹,你年轻的时侯是不是也是那个样子,羽扇纶巾;风流橱悦?父亲总是摸摸我的头发,对我说,不是,我年轻的时侯背上总是背着葬月剑,深居简出。很多时侯在夜色中赶路,然后在黎阻时杀人。父亲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波澜,所以我不知道饱对他曾经年轻的岁月是怎样的一种回忆。

  我见过那些乘着乌篷船扬起晤腕采莲的女子,她们的头发黑如金墨,柔顺地从肩膀上垂下来,然后没进水中。那些头发荡漾在水草里面,像是她们低低的吴依软语。偶尔有燕子斜斜地飞过水面,然后隐没在黑色的屋糖下。

  我对父亲说,爹,我喜欢江南。

  我们第一天来到江南的时候我们住在一家客栈里。那天晚上我和父亲站在庭院中,我看到星光落在父亲黑色飞扬的头发上闪闪发光。他在唱那首小调,可是他的琴没有带来,遗落在大漠的风沙里。父亲磁性的声昔蔓延在江南的水气中。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本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杨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寨,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然后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那一瞬间我觉得似曾相识,他像极了父亲,斜飞的浓黑的眉毛,如星的眼睛,挺拔的鼻梁,如刀片般薄薄的嘴唇。父亲背对着他没有看见,我想叫父亲,可是他已经走出了客栈。我望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很难过。

  然后我们听见楼上人群惊呼的声音。

  当我和父亲赶上去的时侯,我看到一个倒在'血泊申的人,他的血从他的身下流淌出来,像是江南婉转的流水,四散奔流,渐渐在风中变成黑色。然后我发现他咽喉上的伤口,一剑致命,而且伤口呈现诡异的蓝色,我知道剑锋上淬有剧毒,而且就是那种西域红莲汁液中的毒。而且那个人的咽喉上,有朵鲜艳如火焰的红莲。

  我转身对父亲说,我没有杀他。可是我发现父亲根本没有看着我,他只是一个人神情恍憾地低低地说着两个字,而且那两个字很奇怪,"那是我的名字。

  父亲一直在念,莲花,莲花,莲花……

  初十日,北星侧移,忌利器,大利北方,有血光,宜汁浴,诵经解灾。

  那天的黄历上这样写到。

  那天早上娘很早就起来,她的头发挽起来,精致的发银,飞扬的丝衣,手上拿着我的唱月。

  娘,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去见一个天下无双的杀手,我想看看是我天下第一,还是他天下第一。母亲的头发在风中依然丝毫不乱。我看到她的笑容,恍憾而迷离。

  娘,你可不可以不要去。我心里突然有种恐惧,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不行,这是二十年前的约定。莲花,你等着我回采,我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杀手。

  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山庄的大门口,她的衣裳飞扬开采,我突然觉得莲桨像只欲飞的蝴蝶,可是我怕她再也飞不回来。

  那天我一直等到晚上,山庄里已经点燃了桶黄色的灯火,屋糖下的宫灯亮起,柔和的灯光从我的头顶笼罩下来。

  当我听到北面山上传来的厚重的晚钟声,我站起来,然后告诉婆婆我要出门。

  婆婆拉着我的手,望着我。我对她微笑,我说婆婆,我只是去找我娘,我很快回来。

  我在丽水的南面看见了我娘,还有我在客栈里看到的那个会唱小调的男人,当我赶到的时侯我刚好看到那个男人的剑锋划破我娘的咽喉,鲜血如同飞扬的花瓣四散开来,汹涌地喷洒而出,落在草地上。母亲手中的唱月跌落下来,砸在草坪上,没有声音。

  我轻声地呼唤我娘,我说,娘,娘。

“灯影浆声里,何处是江南。”出自哪首诗?全文是什么?
提示:

“灯影浆声里,何处是江南。”出自哪首诗?全文是什么?

  原创回答:
  出自《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的《天下》
  作者:郭敬明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
  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
  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天下》全文如下:
  当我将手中的唱月剑刺人那个人的咽喉的时侯,那个人的血沿着剑锋流下来然后从我的手腕上一滴一滴地掉下去,大理石的地面上他的血延成了为河的流水,像是我从小在江南听过看过的温柔的河。婉转凝重的流水,四散开来。我转过身,看到我娘倾国倾城的容颜,她的青丝飞扬在江南充满水气的风里,她笑着对我说,莲花,这个人叫辽溅,江南第二的杀手,现在他死在你的手上,你将接替他的位置。母亲的笑容弥漫在风里,最终变得不再清晰,像是一幅年代久远的水墨画,氦红着厚厚的水气。
  我叫莲花,从小在江南长大,我和我娘母子俩相依为命。说是相依为命其实我从小过着帝王般的生活,因为我娘是江南第一的杀手。她的名字叫莲奖。只是在精神上,我们是真正的相依为命。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亲。
  我曾经问过我娘,我说,娘,我爹在什么地方?
  我娘总会捧着我的脸,然后俯身下来吻我的眉毛,她说"莲花,你的父亲在遥远的大漠,在一个风沙弥漫的地方,他在那里守侯着一群飞鸟,寂寞,可是笑驾。
  我问过我娘我父亲的容貌,她告诉我,莲花,他和你一样,星目剑眉。
  我从小在莲谓山庄长大,跟我长大的是我的表哥,他的名字叫星效。我们从五岁开始在莲涝山庄中学习练剑,只是他学的是正统而绚丽的华山剑法,而我,由我娘亲自教我,她告诉我我的剑法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招数,只有目的,那就是杀人。在我年幼的时侯我总是对杀人有着恐惧,可是每次我听见娘说杀人的时侯我总会看见她的笑容,如扬花般柔媚而艳丽,每次我的恐惧都会减弱,直到最后我可以平静地听我娘对我说,莲花,你将来要成为最好的杀手。然后我笑着对我娘点头。那一年我七岁。
  星效总是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白色的珠冠纶巾系住头发。而我总是黑色的长袍,头发用黑色的绳子高高束起,额前有凌乱的发丝四散飞扬。母亲告诉我,一个杀手总要尽量地内敛,否则必死。我曾经问过她,我说为什么要是黑色?她笑着对我说,莲花,你有没有看过人的血,那些在身体里流淌奔涌的鲜红的血,却会在人垂死的前一刻,变成黑色,如同纯正的金墨。
  星效的剑法大气而流畅,华美如同翱翔的凤凰,而我的剑法,直截了当,像一声短促的飞鸟的破鸣。可是每次我和星效比剑的时侯,我总能轻易地在十五招内将唱月剑停在他的咽喉处,然后看见他眼中的恐惧。然后我转身,就会看见我娘绝世的容颜在风中微笑如同绽开的滑畸。
  我第一次杀人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资格用唱月剑去杀人,因为那是我娘用的武器。我用的是一把淬有剧毒的掌中剑,狭长的剑锋呈现出碧绿色的光芒,如同江南那些日夜流淌回旋缠绕我梦境的流水,如同莲满山庄中六十六条狭长的溪涧。第一个死在我手上的人是一个二流的杀手,可是己经在江南成名三十年。告诉我说其实那些成名的杀手在暮年的时候已经丢失了全部的光芒与锐利,奢靡的生早就断送了他们的杀手生涯,所以你可以轻易地亩败他们。因为杀手如果不能杀人,只能被别人杀死。莲花,记住这句话,这是你父亲曾经说过的话,你父亲的名字叫做花汞。
  那个人最后就像我母亲说的那样,轻易地死在了我的手上,我用了七招就将狭长的剑锋洞穿了他的咽喉。当他的血从咽喉沿着我的剑锋缓缓流下的时候,我的母亲出现在我的背后。我问她,我可以轻易取他的性命,为什么我的剑还要淬上剧毒?娘望着地面上蔓延如流水的血对我说,因为要成为天下第一的杀手,必须置对方于绝对的死地,不要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
  那个人在临死的时侯看见了我身后的母亲一莲桨,他的眼中弥漫了无数的恐惧。他用模糊的声音问我,她是你什么人?我告诉他,她是我娘,她叫莲奖。然后我看见他诡异的笑容在脸上徐徐绽放,最终那个笑容僵死在他的脸上。
  母亲将唱月剑给我的时候我十五岁,她对我说我已经有资格使用唱月了。我用唱月杀死的第一个人是星效,和我一起长大的表哥,和我同样居住在莲调山庄中的挺拔的少年。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比剑的那天是立春,娘站在流水边,扬花从天空飘落在她的头发上肩膀上,她将唱月给我,然后叫我杀死星效,她说,莲花,杀死星效,然后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杀手,因为杀手必须无情。
  那天白色的扬花不断飘落到我的身上,我知道江南的春天正在渐次苏醒,我站在明晃晃的水边,听着扬花落满整个江南的声音,听到黄昏,然后我去找星效,然后我一剑刺穿了他的咽喉,用的是那把温月剑。
  我对星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来比剑,点到即止。尽管我可以轻易杀死里效,可是我还是骗了他。因为我娘告诉过我,要用一切方法置敌人于死地。
  星效的血绵延在我的脚边,像是火焰般的红莲开满了整个莲筋山庄。我听到头顶飞鸟的破鸣;它在叫,杀,杀,杀。
  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职业杀手的生涯,我一个月会杀一个人,我娘总是会告诉我那个人的姓名和背景,家世和武功路数,开始时几次她总是陪着我,后来我就开始一个人行动。我总会在杀人之后在那个人的咽喉上放上一朵莲花,江湖上就开始有人盛传我的诡异和飘忽以及绝世的武功。其实我留下莲花只是想让那些出钱的人知道,是莲花杀死了那些人,他们的银子没有白花。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杀死了辽溅,江南第二的杀手。莲筋山庄成为江南最好的杀手庄园,因为里面住着莲桨,还有莲花。从那之后我娘总是会捧着我的脸,对我说,莲乳,你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杀手,连娘都不知道,现在江南第一的杀手是我,还是你。我想有一天,不是我死在你的手上,就是你死在我的剑下。
  然后我就会看见娘的笑容荡漾开来,如同江南清晨弥漫的水气,弥散在整个莲调山庄。她笑着对我说,莲花;你的面容像极了你的父亲,他的名字叫花王。
  在我十八岁之后我开始很少说话,我总是坐在岸边的柳树下,看白色的柳絮飞满整个苍蓝色的天空,等到秋天的时候,我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黄叶在风中残酷地凋零。小时候娘对我说过,每个人在死的时候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乡,落叶归根,那些无法回去的人,就会成为漂泊的孤魂,永世流放。每次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我都会想,江南是不是我的故乡,我死后,会不会葬在那些碧绿的流水下面。
  有次母亲间我在仰望什么,我说没什么,只是因为寂寞。然后天空飞过一只鸟,皂在叫,杀,杀,杀个我装做没有听见,而我娘什么话也没说。
  那天晚上,我娘告诉我,其实我有一个妹妹,她的名字和我一样叫莲花,她和我的父亲住在大漠中,守望着一群寂寞的飞鸟。我的父亲是天下最好的两个杀手之一,我的妹妹,现在也应该是个绝顶的杀手。
  我问我娘,那另外一个与我父亲同样的杀手是谁?
  我听到她微弱的叹息,她说,是我。然后她说,莲花,其实你出生在塞外的大漠中,你的故乡不是江南,是塞北风沙弥漫的沙漠。
  当我将葬月剑深深地划过那个刀客的颈部动脉的时候,我听到血喷涌而出时呼呼的风声,他的血细小纷扬地喷洒出来,像大漠的黄沙一样四散在风中,细小的血珠散落在发热的沙上,迅速风干变黑,如同我父亲花丛的瞳仁的颜色,黑如金墨。当那个刀客从我面前像棵树一样地倒下去的时候,我的父亲出现在我的身后,他的表情冷峻而柴驾,头顶盘旋着寂寞鸣叫的飞鸟,疾疾地掠天而去。父亲低低地对我说,莲花,这个人的名字叫寒挞,是这个大漠中仅次于我的杀手,他成名已经十年,现在才二十七岁。他十七岁的时候就己经是关外一流的杀手。父亲转过身来对我微笑,他说,莲花,从现在起这个大漠中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杀死你,也许,连我都不能杀死你。父亲的笑容最终弥漫在风沙中,我的眼睛感到丝丝的胀痛。那广年,我十五岁。
  我叫莲花,我在西北的大漠中长大,我和我的父亲一起生活,每天早上,我都会站在他的旁边;陪他看天边地平线上疾疾掠过的飞鸟。我从小听着那些鸟的叫声长大,一声一声紧紧贴在大漠昏黄的天空上。我的父亲总是告诉我,他说,莲花你看,那个方向就是江南,那个雾气弥漫的地方,丝竹索绕的城郭。那里的流水碧绿而清澈,可以回旋缠绕你的梦境。我的父亲名叫花汞,天下第一流的杀手。
  我从小跟着父亲学剑,他从没有教给过我女子应学的花哨的剑法,他教给我的剑法简单而明朗,直截了当,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招数,只有目的,那就是杀人。
  我和父亲居住的地方在沙漠的申央,我们的房屋背后是一口泉水,我问过父亲为什么在沙漠中会有泉水,他笑着说,因为曾经有人在这里哭泣。他的笑容弥散在风里,混合着细腻的黄沙纷纷扬扬地凋落在我的脸上。
  父亲在那日泉水中种了莲花,鲜如火焰般的红莲。父亲告诉过我那种红莲来自西域,花瓣中的汁液剧毒,见血封喉。如同孔雀胆和鹤顶红。我记得刚开始的时侯红莲总是死亡,最好的一次是成活到了开花的时侯,可是当第一朵花蕾形成的时侯,莲花就开始从根部溃烂,最终死掉。六罗时一场大雪,泉水冰封了三个月,解冻之后,父亲从西域移植过来的莲花全部成活,温润如玉的莲叶覆盖了整个泉池。我问过父亲为什么要种莲花,父亲笑着摸着我的头发,他说,因为我最爱的两个女人,一个叫莲奖,一个叫莲花。我还有一个最爱的男人,他的名字也叫莲花。
  我在十五岁之前杀人用的武器都是银针,淬过红莲汁液的剧毒。每次我用那些毒计划破对手颈部的动脉,然后我就会看见血喷洒而出的情景,像是风中弥漫的红色的尘埃,一点一点洒落在沙漠的黄沙之上,然后迅速被风吹干,被流沙淫没,没有痕迹。我曾经问过我的父亲,我说,父亲,我可以用银针轻易结束那些人的性命,为什么还要在针上淬毒。父亲望着地平线的方向,缓缓地说,因为不要给对手留下任何还手的余地,要置对方于死地。
  父亲总是在黄昏的时侯弹奏他那张落满尘埃的六弦琴,声音苍凉深远,荡漾在暮色弥漫的大漠上,有时候会有远方的骆驼商旅的队伍经过,驼铃声从远方飘过来,同悠扬的琴声一起纠缠着在风中弥散。我问过父亲那是什么曲调,他告诉我那是我母亲写的词,曾经用江南丝竹每日每夜在他耳边弹唱。父亲总是用他苍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唱着那首江南小调: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奖声里,何处是江南。
  每次父亲唱着这首词的时侯,他总是泪满衣襟,我一直没有问他,他为什么不回到江南去,回到那个碧水荡漾的水上之城。我只知道父亲总会唱到太阳完全隐没在黄沙堆砌的地平线下,他才会小心地收好古琴,可是依然不擦去上面柔软的灰尘。然后他会在月光下舞剑,寂寞,可是梁驾;那些剑式他从来没有教过我,我看到月光下的父亲飞扬的黑色长袍和黑色凌乱的头发破口同一只展翅的鹰,月光沿着他脸上深深的轮廓流淌,弥漫在他的胸膛,腰肢;握剑的手指,最终融化在他黑如金墨的瞳仁中。
  父亲告诉我,这个大漠看似平和,其实隐藏了太多的风浪。有太多杀手和刀客藏身于这个沙漠之中。我见过父亲说的那些沉默无语的刀客,他们总是蒙着黑色的头巾,孤独地穿行在这个滚烫的沙漠之上烈日之下,像是孤独但架驾的狼。他们的刀总是缠在黑色的布匹之中,背在他们身后。我曾经看见过一个刀客的刀法,快如闪电,而且一招毙命。那个刀客在对手倒下之后抬头仰望着天空,然后看到飞鸟疾疾掠过天空,杀,杀,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刀客,我想到我的父亲,花巫。
  我问过父亲为什么他们的刀法全部没有来历,父亲对我说,因为他们的刀法和你的剑法——样,没有名字没有来历没有招数,只有目的,就是杀人。所以他们是这个沙漠中最危险的动物。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父亲叫我去杀一队经过这片沙漠的刀客,七个人,全部是绝顶的高手。父亲把他的葬月剑给我,然后带我去了黄石镇,这个沙漠边唾惟一的小镇。
  当我走在飞沙走石的街道上的时候,我感到一丝恐惧。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我从小就和父亲一起长大。没和第二个人有过语言上的接触。父亲将路边的小贩,老娘,f丐,垂望童子一指给我看,告诉我他们中谁是、杀手,谁是剑客,谁是平民。其中,父亲指着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对我说,他是南海冰泉岛的小主人,中原杀手的前五十位。
  当那条街走到尽头的时侯,我看到飞扬肆虐的黄沙纷纷扬扬地沉淀下来,黄沙落尽的尽头,是一家喧嚣的酒楼,我看到里面的七个刀客,其中最中间的一个,最为可怕。
  父亲对我说,莲花,上去,然后杀死他们。
  父亲说这句话的时侯像是对我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满脸平静,没有波澜。
  后来那七个人全部死在我的手上,都是被我一剑划开了血管,鲜血喷洒出来。最后死的那个刀客是个面容瘦削的人,他一直望着我,在最后的时刻,他问我,花巫是你什么人。我在他的咽喉上轻轻放下最后一朵莲花,然后对他说,他是我父亲。然后我看见他诡异的笑容,这个笑容最终僵死在他的脸上,永远凝固了下来。
  那天我和父亲离开的时候那家酒楼重新燃起了灯火,红色的灯笼在棍满黄沙的风申摇晃,父亲对我说,莲花;现在你是大漠中最好的杀手了,除了我,也许没有人可以再杀死你。
  我望着手中的葬月剑,它雪白的光芒映痛了我的眼睛,它上面没有一滴鲜血,光洁如同像牙白的月亮,那么满那么满的月亮。
  父亲离开黄石镇的时候将腰上的一块玉佩给了路边的一个小乞丐,我知道那块玉佩是上古的吉祥物,曾经被父亲用五干两银子买下来。我间父亲他为什么要给一个小乞丐。父亲对我说,因为他是个真正的乞丐。
  那天晚上回到家之后,父亲又开始抚琴,然后舞剑,黑暗中我可以听到剑锋划破夜色的声音,短促尖锐如同飞鸟的破鸣。那天晚上我又听到父亲在唱那首词:

  灯影奖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宇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在我十八岁那年父亲对我说,我们离开大漠。

  我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离开,离开他守望了十八年的飞鸟和荒漠;离开他的莲池,离开这里登峰造极的杀手地位。我对父亲说,父亲,我们离开就要放弃一切,你决定了吗?

  父亲点点头,他说,因为我们要去找你娘,还有你哥哥。他的名字;也叫莲花。

  父亲望着漆黑的天空说,因为那个约定的时间到了。

  我总是喜欢在莲调山庄内看扬花飘零的样子,无穷无尽,席卷一切。那些绵延在庄园中的细小的河流总是照出我寂寞的身影,其实很多时候我想找人说话,可是我每次接触陌生人的时候,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死他们。

  每次当我用剑刺破他们的咽喉,我都很难过,像是自己在不断地死亡。

  其实人不是到了断气的时候才叫做死亡的,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己经死亡,我像是木偶,破剪断了身后银亮的操纵我的丝线。

  我总是梦见我的父亲,他和我的妹妹一起在大漠申生活,我梦见他英俊柴驾不驯的面容,黑色飞扬的长袍,和他凌乱的头发,如同我现在的样子。还有他身后的那把用黑色布匹包裹着的明亮长剑葬月。还有我的妹妹,莲花。她应该有娘年轻时倾城的容颜,笑的时候带着江南温柔的雾气,可是杀人的时候,肯定和我一样果断而彻底。

  我的梦中有时候还有大火,连绵不断的大火烧遍了莲游山庄的每个角落。我在漫天的火光中看不到娘看不到我的唱月剑看不到山庄看不到江南,只看到死神步步逼近。每次我挣扎着醒莱,总会看见婆婆慈祥的面容,她总是对我微笑,不说话。

  婆婆陪我在莲调山庄里长大,小时候我就一直睡在婆婆的怀抱中。可是婆婆不会说话,她总是一直一直对我笑,笑容温暖而包容一切。我喜欢她的头发上温暖的槐花味道,那是我童年中掺杂着香味的美好记忆。

  其实当我第一次用唱月剑的时侯我总是在想娘会不会要我杀婆婆,不过娘还是没有。也许因为婆婆不会武功,不能对我有所提高。

  我总是对婆婆不断地说话,她是惟一个可以听我说话的人,因为她不能说话。很多次我都难过地抱着婆婆哭了,她还是慈祥地对我笑,我仿佛听见她对我说,莲花,不要哭,你要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你怎么可以哭。

  婆婆教给我一首歌谣,她写在纸上给我看:

  灯影奖声里,天犹塞,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藏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音,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塞,窗影残,烟波奖声里,何处是江南。

  我不知道这首歌谣怎么唱,只是我喜欢把它们念出来,我总是坐在河边上,坐在飘飞着扬花的风里面念这首歌谣,它让我觉得很温暖。
  从我十八岁开始,母亲总是在说着同一句话,她说,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每次我问她约定是什么,她总是摇摇头,然后我就看见她深不可测却又倾国倾城的笑容。
  那天我去繁华的城市中杀一个有名的剑客,那个剑客是真正的沽名钓誉之徒。所以当我在客栈的酒楼上看见他的时候,我走过去对他说,你想自尽还是要我来动手杀你。那个人望着我,笑声格外嚣张,他说,我活得很好,不想死,而且还可以让像你这种无知的毛孩子去死。

  我叹息着摇头,然后用桌上的三支筷子迅速地插人了他的咽喉。我看见他死的时候一直望着我身后的剑,我笑了,我问他,你是不是想间我为什么不用剑杀你?他点点头。我说,因为你不配我的剑。

  我又问他,你是不是很想看看我的lu?

  他点点头,目光开始涣散。

  于是我拔出了剑,白色如月光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的黑色。然后我听见他喉咙中模糊的声音在说,原来你就是莲花。

  我笑了,我说,对,我就是莲花。然后我将唱月剑再次刺进了他的咽喉,因为母亲告诉过我,不要给对手任何余地。当我看见他的血被红莲的剧毒染成碧绿之后,我将一朵红色的西域红莲放在他的咽喉上,转身离开。

  当我走下采的时候我看到庭院中的那个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子,两个人都是黑色的长袍,飞扬的头发。那个男的柴驾不驯,那个年轻的女子背上背着一把用黑色布匹包裹的长剑。直觉上我知道他们的身分,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杀手。而且是一流的杀手。

  我安静地从他们置之度外边走过去,然后我听到那个男人在唱一首词,就是婆婆教我的那首,我终于如道了这首词的唱那段旋律弥漫了忧伤,我仿佛看到江南的流水百转干回。

  回到莲满山庄的时侯我看见母亲站在屋糖下,她望着s屋糖上的燕子堆起的巢穴,露出天真甜美如少女的笑容。呼唤她,我叫她,娘。

  那天晚上我很久都没有睡着,我一直在想那个男人和,女子,我觉得我应该见过他们,因为他们的面容是那么熟可是我想不起我们在什么情况下见过。那天晚上我唱起]个男人所唱的那首小调,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莲调山庄宙木和回廊间寂寞地飘扬,然后我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们,看见母亲惊恃的面容,她望看我,急促地问,谁教的这首歌?她一把抓住我的衣襟,问我,告诉我,是谁?

  我说,我不知道。
  那天母亲离开的时侯,我听见她小声的低语,她说,乡的时间已经到了,原来你己经回来。

  那天婆婆不知道是什么时侯站在我们身后的,当我转5时侯我就看见了她慈祥的面容,可是我第一次从她的面容看到无法隐藏的忧伤。

  婆婆,你在担心什么呢?

  父亲告诉我,其实现在的天下,只有江南和塞外这两1方,才有最好的杀手,所以我们要回到江南,而且,我N那里等我,还有我的哥哥,莲花。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娘,我哥哥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而且。我们彼此都没见过。父亲总是喜欢摸着我柔软的劈头发对我说,莲花,你娘和你一样漂亮,她的名字叫莲桨。

  当我们到达江南小镇的时侯,己经是黄昏,有细雨开天空缓缓飘落。江南的雨总是温柔得不带半点萧杀的气息,缠绵徘侧如同那些满天飞扬的纸第。

  我记得我在大漠中第一次见到纸尊是在杀死一个镇师之后,他的车上有一个蝴蝶纸萄。我问父亲,这是什么?父亲对我说,那是纸营,可以在有风的时侯飞上天空,就像那些寂寞的飞鸟一样。

  我问他,为什么大漠里没看过有人放纸萄?

  父亲说,因为大漠里的风,太萧杀。那些脆弱的纸毒会被风肢解,然后散成碎片,飘落到天涯。

  而现在,我终于在天空中看到了飞舞的纸营,那么恬淡,安静。突然间,我热泪盈眶。我间父亲,我为什么不从小生活在江南?为什么我娘不在我身边?
  父亲摸着我的头发,没有说话,可是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疼痛。他一遍一遍叫我的名字,莲花,莲花,莲花。

  我喜欢江南的流水,它们婉转地缠绕着整个城市。看到那些从石桥上走过的长衫少年,我总是会开心地笑。我间父亲,爹,你年轻的时侯是不是也是那个样子,羽扇纶巾;风流橱悦?父亲总是摸摸我的头发,对我说,不是,我年轻的时侯背上总是背着葬月剑,深居简出。很多时侯在夜色中赶路,然后在黎阻时杀人。父亲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波澜,所以我不知道饱对他曾经年轻的岁月是怎样的一种回忆。

  我见过那些乘着乌篷船扬起晤腕采莲的女子,她们的头发黑如金墨,柔顺地从肩膀上垂下来,然后没进水中。那些头发荡漾在水草里面,像是她们低低的吴依软语。偶尔有燕子斜斜地飞过水面,然后隐没在黑色的屋糖下。

  我对父亲说,爹,我喜欢江南。

  我们第一天来到江南的时候我们住在一家客栈里。那天晚上我和父亲站在庭院中,我看到星光落在父亲黑色飞扬的头发上闪闪发光。他在唱那首小调,可是他的琴没有带来,遗落在大漠的风沙里。父亲磁性的声昔蔓延在江南的水气中。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本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杨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寨,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然后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那一瞬间我觉得似曾相识,他像极了父亲,斜飞的浓黑的眉毛,如星的眼睛,挺拔的鼻梁,如刀片般薄薄的嘴唇。父亲背对着他没有看见,我想叫父亲,可是他已经走出了客栈。我望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很难过。

  然后我们听见楼上人群惊呼的声音。

  当我和父亲赶上去的时侯,我看到一个倒在'血泊申的人,他的血从他的身下流淌出来,像是江南婉转的流水,四散奔流,渐渐在风中变成黑色。然后我发现他咽喉上的伤口,一剑致命,而且伤口呈现诡异的蓝色,我知道剑锋上淬有剧毒,而且就是那种西域红莲汁液中的毒。而且那个人的咽喉上,有朵鲜艳如火焰的红莲。

  我转身对父亲说,我没有杀他。可是我发现父亲根本没有看着我,他只是一个人神情恍憾地低低地说着两个字,而且那两个字很奇怪,"那是我的名字。

  父亲一直在念,莲花,莲花,莲花……

  初十日,北星侧移,忌利器,大利北方,有血光,宜汁浴,诵经解灾。

  那天的黄历上这样写到。

  那天早上娘很早就起来,她的头发挽起来,精致的发银,飞扬的丝衣,手上拿着我的唱月。

  娘,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去见一个天下无双的杀手,我想看看是我天下第一,还是他天下第一。母亲的头发在风中依然丝毫不乱。我看到她的笑容,恍憾而迷离。

  娘,你可不可以不要去。我心里突然有种恐惧,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不行,这是二十年前的约定。莲花,你等着我回采,我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杀手。

  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山庄的大门口,她的衣裳飞扬开采,我突然觉得莲桨像只欲飞的蝴蝶,可是我怕她再也飞不回来。

  那天我一直等到晚上,山庄里已经点燃了桶黄色的灯火,屋糖下的宫灯亮起,柔和的灯光从我的头顶笼罩下来。

  当我听到北面山上传来的厚重的晚钟声,我站起来,然后告诉婆婆我要出门。

  婆婆拉着我的手,望着我。我对她微笑,我说婆婆,我只是去找我娘,我很快回来。

  我在丽水的南面看见了我娘,还有我在客栈里看到的那个会唱小调的男人,当我赶到的时侯我刚好看到那个男人的剑锋划破我娘的咽喉,鲜血如同飞扬的花瓣四散开来,汹涌地喷洒而出,落在草地上。母亲手中的唱月跌落下来,砸在草坪上,没有声音。

  我轻声地呼唤我娘,我说,娘,娘。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更多+
栏目热点更多+